指依法暂代议长主持会议‧许月凤否认强夺主控权

指依法暂代议长主持会议‧许月凤否认强夺主控权(霹雳‧怡保)早前退出民联并宣布亲国阵,导致霹州政权在一夕之间变天的霹州议会副议长许月凤强调,她并未强夺原任议长西华古玛主控议会的权力,而她是根据霹州宪法第36条文,在西华古玛无法获得多数州议员支持的情况下,被议员提呈动议撤换议长后,暂时顶替议长职,主持会议。她说:“我并没有夺权。”也是九洞州议员的许月凤指出,她是依照霹雳州宪法第36(a)(1)(b)条文赋予的副议长权力,暂代议长处理霹州议会事务。不过,询及这项条文是否提到当议长还在州议会範围内,副议长顶替议长的权力是无法生效的问题时,许月凤却未正面回答。反驳坊间指责夺权说法她只一再重複说,原任议长当时已失去多数议员的支持,所以她才代替议长主持州议会。“既然议长失去议员的信任,那就应该重选议长。而我只是在州议会执行任务,以便州议会能顺利进行。”她说,她也是按照程序在确定出席议会的议员人数已达到四分之一后,才宣布召开州议会。许月凤今日(週五,5月8日)是在4名国阵女性议员,即国阵霹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哈米达、贞德隆州议员拿督西蒂沙玛、乌鲁近打州议员拿督罗斯娜及甘榜牙也诺拉西贞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以反驳坊间指她强抢原任议长西华古玛主持议会权力的说法。 自比副经理取代失势经理在507霹州议会中,成功从原任议长西华古玛手中夺过主控议会权的霹州议会副议长许月凤,以副经理应在经理未获员工认同时,挺身主持大局的例子,为己辩护。“如果一家公司出现问题,而这间公司经理不获员工认同,那幺,副经理就应该出来主持大局,而副议长就如副经理,所以我才会在507挺身为议会主持大局。”她强调,她从来没有质疑过州议会议长的权力,但在议长被撤换后,她就应该执行副议长的任务,而她根本没有夺权。无法招架尖锐问题狼狈离去遗留手袋记者会即将结束时,许月凤不愿再回答记者所提出的尖锐问题,并匆匆忙忙在丈夫郭政德的搀扶下离开记者会,连手提袋也忘记拿走。当记者在她临走前追问联络她的方式时,她只说,她的手机号码已取消,若记者想要联络她,可先联络她的助理。“我被攻击媒体不报导”霹州议会副议长兼九洞州议员许月凤谴责媒体在报导霹州议会事件上,对她持有不公平的态度。她声称,虽然她当时一直被民联议员以行动和语言进行人身攻击,但媒体却未加以报导。“出席霹州议会的媒体可以清楚看到,民联议员如何上前攻击我,他们做了甚幺事情,他们心里有数。”她说,州议会当天确实曾发生行动党后廊残障州议员姚天和把钞票丢给她的事情,而当对方把一张面额1令吉的钞票丢给她后,她就捡起有关钞票向媒体展示,而她绝对不会理会别人如何指责她撕掉钞票。“如果姚天和有心给我钱,那他应该好好地给,而不是把一张已被撕破的钞票交给我。”“苏建祥口说给钱却不给”针对行动党兵如港州议员苏建祥把50令吉扔给她,以示侮辱一事,九洞州议员许月凤强调,苏建祥是一名很吝啬的议员,他只是口说给她钱,但他由始至终都紧紧握着手中的50令吉,并一直在她面前摇晃那张钞票,根本不曾把钞票交给她。“如果苏建祥给我50令吉,我一定会把那张50令吉捐给有需要的人。”她披露,除了用钱来侮辱她,苏建祥也粗暴地把安置在国阵议员座位的麦克风折断,以禁止新议长拿督甘尼申通过麦克风发言。她说,苏建祥至少破坏了3部麦克风的电线。“彻查谁用州议会常规丢我”霹州议会副议长许月凤说,有人在507霹州议会举行期间,以州议会常规丢向她,并击中她的脸部,至于对方是否行动党后廊州议员姚天和,她将会彻查。针对她被指责以胡椒粉喷雾攻击姚天和一事,她说,根本就是姚天和心中有鬼(Hati Ada Hantu)。“我只是拿着酒店锁匙扣作状要喷向他,他就以为那是胡椒喷雾,不过,这都不是值得讨论的课题。”讚月亮议员有礼貌九洞州议员许月凤讚扬回教党州议员在霹州议会显得很有礼貌,不像公正党和行动党的议员般,一起向国阵议员施予“暴力”。她说,当一群民联议员攻击她时,她可以肯定回教党议员没有涉及,即使回教党议员走过去国阵议员的座位,他们也没有攻击任何一名议员。她週五在记者会大讚回教党议员非常自律,特别是回教党曾吉容州议员莫哈末安努亚,因为无论州议会的情况多混乱,莫哈末安努亚都是全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她觉得,这就是有礼貌的州议员。“他们是粗野人”“他们不是人民代议士,他们是粗野的人(biadab)”九洞州议员许月凤说,在霹州议会最粗暴的议员是来自公正党和行动党的议员,他们有意无意地攻击她,甚至以语言侮辱她,然后用东西丢向她,甚至有人推撞她,导致她的肩膀和背后感到疼痛。她指出,一名拥有专业资格的人民代议士更嘲笑她没有脚,而她则马上还击,对方既已罹患糖尿病和高血压,那幺,他可能迟早也会无脚。“另一名拥有学历的议员则直指我是动物,当我阻止对方继续指责我的时候,对方就说是要攻击我。”她说,为了自己的安全,她一直都不敢离开州议会範围。“州会已开勿强词夺理”针对民联议员不认为州议会已经召开一事,许月凤反驳,既然霹州议会已经开幕,州议会守卫和出席的人士也已经进入州议会,那表示州议会已经召开,民联不能再强词夺理。对于警察冲进州议会的事情,她说,新议长甘尼申有权在逼不得以的情况下,召来警员维持州议会的秩序,以便议会恢复平静。她说,她对霹州议会发生的事情感到失望,因为不少民联议员在她面前以行动及言词攻击她。“当国阵的议员尝试保护我的安全时,他们也受到攻击。”她认为,人民不会遴选一名拥有攻击行为的人民代议士。针对民联议员攻击她的事情,她说,她会在慎重考虑后,才决定是否向警方报案。哈米达:国阵议员遭攻击霹雳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哈米达对于霹雳州议会上发生的暴力事件感到遗憾和失望,也破坏了州议会的崇高精神。她说,国阵议员在州议会不断受到攻击,就连许月凤也成为他们的攻击对象,在混乱中,国阵议员曾经被民联碰触到身体,甚至有人从背后抱住国阵议员,包括女性议员。她表示,她有权针对这种性骚扰的事件向警方投报。哈米达表示,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赞比里有权在议会提呈任何紧急动议,赞比里是根据霹雳州宪法95条文提出动议,即使赞比里没有知会议长,议长也无权驳回这个动议。她强调,议长不是超越法律,议长也不是拥有特权的人,州议会赋予议长权力,如果议会要撤换议长,议长无权反对。她说,民联不断说民主已死,可是到底是谁导致民主已经死亡呢?民联在遴选新议长时,用尽各种手法阻止,甚至有民联议员站在桌子上反对,其实是民联导致民主已死。她强调,霹雳州议会发生混乱事件,都是发生在国阵议员的座位,意味着国阵议员已经被骚扰,国阵议员一直都没有越过民联议员的位置,即使有,国阵议员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这样做。【热点新闻:霹雳变天】‧2009.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