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包办”装修图测申请 收钱不做事 夫妻报警促查前市议员

指“包办”装修图测申请  收钱不做事 夫妻报警促查前市议员

指“包办”装修图测申请  收钱不做事 夫妻报警促查前市议员

华裔夫妻报警后召开记者会。左起王育璇、孙意志、方美铼、王翠仙和傅庆稼。

高渊一对华裔夫妻报警,促查一名来自民主行动党的威省前市议员!

这对夫妻声称,该名前市议员在“包办”他们的新屋装修图测申请上只收钱不做事,并且疑假冒屋主签名伪造文件瞒骗威省市议会。

这对夫妻分别是傅庆稼(37岁,小贩)和王翠仙(31岁),他们于周一晚上在爪夷区州议员服务中心,在州议员孙意志、威省市议员方美铼和王育璇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傅庆稼说,他是在去年12月交给一名威省前市议员“包办”装修屋子图测事务,并支付对方3500令吉现金,当时该名前市议员表示自己在市议会内很“吃得开”,吁夫妻俩放心让他处理。

“不料今年2月24日,我们接到市议会的警告信,限定我们在一个月内提呈装修屋子图测申请,我们即刻联系该名前市议员,后者就拿了几封信来要求我代表屋主(其母亲陈金清)签署授权他处理图测申请的信件。”

他说,他于今年7月杪竟接到市议会首张罚单,于是就询问该前市议员,后者表示已进图申请,不过会向有关部门了解,并要求缴纳罚款500令吉,但傅氏反要求前市议员先缴还罚款后,他再还他钱。

小装修无需图测

“上月8日,我又接到第二张罚款单,隔日前市议员要求我摊还他500令吉罚款时,我向他出示第二张罚款单,并要求他交出已缴付的罚款单据,我要亲自去市议会调查,但他表示他会彻查,嘱咐我别去市议会了。”

他说,上周二,其太太独自到市议会6楼查询,才获悉原来其住家仅进行小装修,只需购买装修指南书籍和支付抵押金约750令吉即可,无需耗费要求建筑师画图和进图测,并要求他们隔日(5日)携带齐全文件来申请。

“当时市议会柜台职员表示了解我们的家境和遭遇状况,让我太太非常莫名其妙,一问下才获悉前市议员有交上一封‘求情’信,有关信件还声称我母亲是单亲,父亲甫去世办丧很缺钱,要求宽限60天后提呈图测。”

冒名写“求情”信

此外,他说,当时官员也出示该‘求情’信函让他们过目,他们发现有人冒签一个“稼”字在屋主陈进清名上端,字体显然并非其字迹,而其父亲至今仍然健在,母亲也非单亲,发现此况后,他即刻联系及质问前市议员,要求他即刻退还他们之前支付的3500令吉。

指“包办”装修图测申请  收钱不做事 夫妻报警促查前市议员

疑被冒签的伪造文件。

揭前市议员撒谎

王翠仙说,本月5日她们抵达市议会时联系前市议员,对方表示他正和市议会有关部门开会,他们听罢即刻上六楼探察询问,发现前市议员根本没有在市议会,当场揭发他在撒谎瞒骗他们。

诅咒下地狱

“前市议员被拆穿后表示愿意还钱,惟须扣除他已摊还的500令吉罚款,而后他到附近的一间银行提款,要求我们到该银行与他会合,当时他欲还还拒,手拿着钱不舍得还,算了又算钱数,担心多给我们,并一再的指责我们这样拿回钱等于抢劫他,后来他临走时还咒骂我们“去地狱”(Go To Hell)和“做什幺都失败”。”

她说,当时前市议员仅退还1500令吉,剩余的钱他表示会再摊还,后来在电话追还时,他要求她于昨日(10日)必须独自到其补习中心,不许其丈夫陪同或任何人在场,其中心也会休假一日,她听后吓坏,担心有诈不敢去,并在威省市议员方美铼陪同下,向威南警方备案。

“我们希望这名前市议员在这星期内能摊还我们另外的2000令吉进图费,以及付清2张罚单共1000令吉。”

方美铼促被骗者报警

方美铼呼吁所有曾让该名前市议员处理屋子装修图测申请者,即刻到市议会6楼查询,若有被骗者请勇敢揭发对方陋行。

孙意志说,民联在3·08大选执政槟州后,不希望看到党要或前任或现任的市议员滥权,让民众误会所有图测申请的批准是可以“走后门”的。

“这名前市议员已在2013年5月任期届满卸下市议员职,他不应再以高官或市议员身分来诱使市民相信他。”

前市议员:处理不果决定还钱

前市议员受询时承认,曾答应协助傅氏申请补图,以及收了3500令吉现金,但在申请过程中,市议会发现对方的装修部分不符合规格而拒批。

“我是在屡次处理不果后,决定退还钱给傅氏。”他说,他在周一要求傅太太前来其办事处收尾数及签名,以表示已收回全部的款项,他在周一从上午10时等到下午6时,傅太太并没来处理尾数。